卢达夫的物理研究团队不分昼夜的修理生命流跃空器,希望在下一次月缺的晚上再做测试。

    到了圣诞夜,研究生都像每年一样去卢达夫家吃晚饭。念舒今天穿了一套米白sE的晚装,化了淡妆,显得雍容华贵。她见到凯琳,拿着柺杖一短步一短步高兴的迎上前去,拥抱她道:「凯琳,怎麽这麽久没来探我?我很挂念你。」

    「师母,圣诞快乐。这份礼物送你的。」

    这时小狗多多和克克扑到凯琳的脚下,伸舌头团团乱转。「你们好吗?」凯琳蹲下来亲了小狗一下。

    屋布置得很漂亮,饭厅的墙上挂了几幅印象派的油画,圣诞树挂满闪亮的灯饰。

    晚餐是烤火J和烧羊r0U串。众人边吃边聊天,齐可贤好奇问师母是怎样认识老师的。

    念舒娓娓道来,道:「我们住在同一栋大厦五年多,但没有碰过面。有一晚大厦消防钟响了,几百人深夜疏散到街上。夜风很凉,我瑟缩站在街角,老师行过来借了他的外套给我。

    「那年我四十岁,没试过谈恋Ai,老师是我第一个男友。这之前,我还想Ai情是属於年青人的,已作了单身的决定。那知,迟来的Ai,也很幸福。」

    「你上一本诗集八十日环游世界内的迟来的Ai,原来便是讲老师。好浪漫耶。」凯琳道。

    「JulesVerne的八十日是我童年最喜欢的,老师还答应我会实现我的梦想呢。」

    「我已经买了船票。」卢达夫微笑道。

    饭後,众人在圣诞树前拍照。凯琳站在卢达夫右边,其他学生有些蹲在地上,有些站在念舒左边。陈嘉伟把相机放在三脚架上,按动自拍制,然後一个箭步跑到凯琳身旁,闻到她的发香,心神不由得有点DaNYAn。

    「到小狗拍照了。」念舒道。

    克克飞跑过来,但多多却一动不动,突然跌倒在三脚架下。卢达夫探探小狗的鼻息,马上替他急救。齐可贤道:「让我试试,我念过两年兽医。」过了五分钟,齐可贤摇头道:「对不起,救不了。」

    念舒放下柺杖,跪下来抱起多多,激动地大叫:「怎麽会这样?」她突然呼x1短促,手按左边x口,面sE霎时变得青白,像一个泄气的气球慢慢倒在地上。卢达夫冲前扶起她,对齐可贤说:「快叫救护车!」

    冬日的天空灰暗得有点落寞。雨点淅沥打在地上的水坑,激起一个一个涟漪,好像在为谁落泪。凯琳身穿黑sE长裙,打着伞,快步从宿舍行往实验室。她昨天下班忘了拿手机,所以回去拿。

    念舒过世後这两星期卢达夫每天都午夜才下班,研究生们都陪他一起工作。今早他发电邮说休假一天,每人都松了口气,马上钻回被窝睡觉。

    一进实验室,凯琳发觉所有仪器都开动了,见跃空器内有一个人影,心感不妙,快步上前,道:「老师!」

    卢达夫沉默的坐在驾驶舱内,面容憔悴,满脸须根,目光并没理会凯琳。地板蓦地一阵微震,反物质引擎「呜呜」发动起来。

    凯琳惊惶道:「老师!不是取消了测试吗?出来再讲好吗?」

    卢达夫头也不抬,低声道:「我答应过念舒,要永远照顾她。」跃空器进入倒数状态。

    「上次测试白鼠还未成功,太危险了!不如我叫可贤他们回来再测试好吗?」

    「如无意外,念舒的生命流会在今天进入生命流之门,我不能错失这机会。」

    凯琳坐进跃空器内,道:「老师,那让我一起去!」]

    「你快下车,不要多管闲事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