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班回到市郊的家差不多十一点,屋内仍有光。卢达夫见太太一边听收音机,一边烫衣服,微笑道:「这麽晚还不睡?」

    宋念舒一边专心烫一件白sE的男装衬衫,一边说:「睡不着,索X做点家务。今天大学很忙吧。」

    「对,实验出了点问题。」卢达夫发现桌上有一首用毛笔新写的诗,不由得低声念了出来。

    紧握着那亮丽的银币?

    默许内心中所得不到的?

    渴求,有一天能实现那未完的梦

    …白鸟飞越晴空?

    惊动了正在许愿的我

    昂首仰望细看?天空很蔚蓝?

    而yAn光是那麽的耀眼*

    「好诗。」卢达夫道。

    宋念舒以前是文学系教授,今年七十二岁,但每年仍会出版诗集。

    「谢谢,烫好了。」念舒拿起热腾腾的衬衫架在卢达夫x前,微笑道。卢达夫闻到香喷喷的乾净衫气味,x臆暖烘烘的。

    睡到凌晨三点,卢达夫被夜风吹醒了。黑暗里见两只小狗睡得正酣,但宋念舒却不在。他m0黑关了窗,然後去厨房喝水。地牢好像有声,不会有贼吧,他心道。他开了灯步下楼梯,一开门,吓了一跳,连忙跪下来握着宋念舒的手。念舒不知为何,柺杖斜放在脚边,抱膝坐在幽暗里哭泣,。

    「我在这里,你有什麽不开心?」卢达夫紧握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「我,我控制不了自己,心里很害怕!」念舒泪流满面,呼x1短促地道。

    「深呼x1,慢慢告诉我什麽事好吗?」

    「下个月的心脏手术,可以不做吗?我好害怕。」

    「医师说你的起搏器用了二十年,不能不换了。」

    「但,但医师说会有危险。我不舍得你。万一出事,我便见不到你了。」念舒哭道。

    「不会有事的,李医师是大国手。而且,结婚时我答应过会永远在你身边Ai惜你,照顾你。我有骗过你吗?」

    「没有。」念舒破涕为笑。

    卢达夫轻抚念舒银白sE的短发,道:「夜了,我们回房吧。」

    初升的太yAn照S大地,卢达夫喂了两只小狗,又煮了鸭蛋粥。回到睡房见念舒睡得甜。熟睡的她好样一个小nV孩,长长的眼,嘴角带点忧伤。她的皮肤白皙,眼角有浅的皱纹。卢达夫轻吻她的颊,然後出门上班去。

    【本章阅读完毕,更多请搜索读书族小说网;https://kpc.lantingge.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