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,三人蹑足步出钟楼。凯琳穿了陈嘉伟的外套,又把头发紮起来,这样远看不容易认出是nV生。

    街上很黑,四处都有心脏中箭,凝固了的男人,也有不少蓝鸟的屍T。他们快出城,城墙边躺了几名白衣少nV。陈嘉伟擦了擦眼睛,好像见到其中一个的手臂动了一动。凯琳上前察看,发觉她还有呼x1。少nV并不漂亮,但一头短发,高高的鼻梁,令人觉得很坚强的个X。凯琳正犹豫该怎麽做,卢达夫说:「我们扶她一起回森林那边再说。她留在这里只Si路一条。」

    陈嘉伟背着少nV行走也不辛苦,一步仍能跳八公尺。卢达夫和凯琳一边走,一边留意後面有没有人追上来。天亮的时候,他们来到森林外围的一个小湖,决定小休片刻。这时少nV嗯一声,慢慢醒过来。她一见三个陌生人,本能地吓了一跳,道:「我在哪?」

    陈嘉伟说:「你在安全的地方了。我们不是坏人。」

    少nV见右手包了绷带,道:「谢谢你们救了我。」

    陈嘉伟说:「我是阿伟,这是我老师卢教授,我同学凯琳。你叫什麽名字?」

    「我叫唯唯。你们不像是本地人。」

    「说来话长,我们是从地球来的。」

    唯唯满脸疑惑,显然不知道地球是什麽。

    他们又谈起了唯唯族人和「男人城」间的冲突。原来她们的红箭只是向心Ai的男人发S,会把他们凝固,但不会伤害他们。但男人的武器却是有杀伤力的实弹,因为曾几何时,他们不再相信Ai情。唯唯说到这里,不由得面露惆怅。

    卢达夫忍不住问:「我们其实在找一个老婆婆,叫宋念舒。你有没有见过她?她跟我们都是同一地方来的。」

    唯唯想了一会,说:「我们的城市最近没有人从外地来啊。」

    这时四人的头发随风飞扬,天上有一群巨鸟人字形向森林的另一边滑翔而去。唯唯跪下来,合上眼,虔诚地祈祷。站起来时说:「我可以乘它们回家。谢谢你们,有缘再见。」

    陈嘉伟正想说话,唯唯已一个燕子步踏上一棵大树,瞬间跑到树顶。她大字形往上跳,升高几十公尺。一头巨鸟「吱」一声离群接住她,然後又随群鸟往地平线加速而去。

    凯琳看得出神,过了一会,好像想通了什麽似的,露齿微笑道:「老师,你有看过师母圣诞送给我们的诗集吗?」

    「当然有,她出版的诗集,我通常都是第一个读者。」

    「你真的有仔细看吗?」凯琳单眼打了一个眼sE。

    「清晨的风!」卢达夫灵光一闪,兴奋道。

    「你们看看,我把师母的礼物一直放在手袋里。」凯琳拿出诗集,打开第二页:

    ~许愿~

    零时间森林

    啤酒瓶之城

    Ai情战场

    红箭

    晨风